安徽皖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安徽皖南网 主页 财经新闻 查看内容

码链重构新型人际关系网络

2020-10-29 11:1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005| 评论: 0|来自: 中国网

  促进人际关系密切友好的交互因素是缩短空间的距离,提高交往的频率,增加相似的东西,实现需要的互补。

  在互联网渗透进人类社会交往方式之前,人们的社会网络的形成主要是基于亲缘、地缘、业缘与邂逅偶遇等方式。这种传统的个人社会网络的形成都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并且这部分人生活世界范围的相似程度和重叠范围都较大,因此在传统的社会网络中,每一个网络都相对独立,与其他网络的交流更为闭塞。

  互联网形成的人际关系网络

  互联网技术极大地改变了这一现状。从最早的微软推出的“我的空间”,到现在的“脸书”(Facebook),以及QQ、微博、移动互联网的微信。每一个用户在社区里都有其独立的个人页面,页面上有用户上传的照片、视频和音乐,以及所喜爱的电影、电视剧、电视频道、消遣时喜欢的活动等。互联网带来的人际交往能使间接关系变得更直接和私人化,但是它仍然是一种特殊的人际关系。人际交往的界限在互联网上变得非常清晰,在以图片、文字为主要沟通方式,并且还可以人为设置一种信息的不即时性等因素,可以让一些在现实生活中的敏感或者难以启齿的话题得以在互联网上进行延伸和发展。

  人们在互联网上所建立的关系或者在现实世界中建立的关系,可以通过各类技术手段来在互联网上维持和发展,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以技术手段结束。每个交往对象的来龙去脉以及浏览行为都会在网上找到踪迹,交往行为变得理性和直接。

  互联网使得距离因素对信息传输的阻碍越来越小,个人可以轻易地同半个地球以外的人发生直接联系来获取信息,也可以通过他人的文字、音频、视频等媒体文件来丰富自己的世界观,是一种信息层面的生活世界的扩大。只要一个人持续以某个角色接入互联网发生交往行为,那么他是一定可以被找到的。互联网为这些弱关系提供了存储的平台,并记录着它们各自发生的变化。

  互联网作为现实世界的再反映,把现实的信息都进行了整理和归纳,个人不需要进行低效的甚至浪费时间式的探索,就可以直接获取信息中的成果。网络交往已经成为人们重要的建立社会网络的方式之一,人类由熟人的强关系社会逐渐步入由陌生人组成的弱关系的社会。

  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重组的人际关系

  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发展,人际关系因此而重组,人们依据兴趣爱好、思想观念、价值取向等在网上聚合、平等对话。

  信息的跨时空实时互动,改变了信息传播者和接受者的关系,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互动,将网络世界与现实社会充分“链接”,网上网下即时同步,网上网下交融互通。线上的发布与线下的反馈、线上的质疑与线下回应成为移动互联时代新常态。

  今天社会图景的基本架构,从网络观点上或许只是节点数量和复杂程度的差异。移动互联设备与社交媒体,给每一个节点上的观测者一种微型信息中心的幻觉,而事实上决定我们在社会这张大网中的位置的,仍然是人和人构建的网络。

  网络节点的位子决定了其重要性,也决定了你的信息是否能被更快收到,你的中介地位是否会被其他节点优先选择,从而导致在资源与信息的争夺战场上被充分、甚至不合比例地过度代表。当我们第一时间在媒体上为巴黎圣母院所遭遇的浩劫感叹的时候,或许还需要等待很久才从身边蔬果价格的上涨中惊觉。

  世界在变小,似乎听上去不是什么惊人的秘密。但是实际上,世界一直以来就很渺小。技术进步给人类的网络连结增加了复杂度,现在的全球化就是其最重要的后果之一。它不仅让世界变得更小,同样也让外部的冲击变得更加的不可预测,个人建立人际联系的激励与社会的最优选择之间存在更为普遍的矛盾。

  技术将继续进步,而网络的同质性、极端化、聚合性也仍会带来始料未及的破坏,但是不断强化的经济和文化联结,是需要正视和深刻理解的现实,而不是撕裂与孤立的理由,因为后者在高度复杂的现实与观念之网中,仅仅是自大的幻觉。

  互联网的缺陷带来的人际关系网络的缺陷

  非实名:一个人可以在互联网上以不同的角色(ID)岀现,但从人的社交本性来说,人们和陌生人打交道,目的还在于成为朋友,而不是止步于天天面对无数个虚拟ID。互联网的非实名特性,对商业化运作来讲是最大的障碍。因此各种商业应用中不约而同加上了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手机号码、固定电话号码、真实姓名等,敦促用户填写更详尽的资料,然而这不仅影响用户转化率,还会引起个人隐私泄露等信息安全方面的连锁反应。

  使用限制:由于互联网最初是基于固定终端,因此人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互联网。在移动网络(WiFi、3G)覆盖不好、移动终端功能与电脑相差太远的情况下,互联网还是把人们束缚在了电脑前面。如今4G广泛应用,5G也将开始商用,物联网将逐渐成为主流。

  信息求证的难度:在互联网上的信息真伪,作为个人基本上无法求证,因此用户自觉或不自觉地持有怀疑态度。

  这是因为互联网虽好,但是互联网最为缺乏的一个特征,而同时又是真实世界最为重要的特征,就是“地理位置”。

  而这一缺失,就使得互联网失去了最大的真实存在感,取而代之的是基于IP虚拟的世界。这也是互联网的黑客,水军以及机器人横行的重要原因,因此用户自觉或不自觉地怀疑也是情非得已。

  码链,就是要回归人性,通过“地理位置”来标识“物格”,让PIT成为数字世界与真实世界对应的标识,从而使得“我的物格”,真正成为,物联网络的节点,让人类能够以数字化的方式成为在“网络物格”中的“存在”,从而来构建新型的超越互联网的新的人际关系。

  进入信息化时代,如何重构新型的人际关系网络,全球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技术,码链技术发明人徐蔚,在其著述的《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一书中,为进入信息化时代的人类重构新型人际关系网络,呈献了他的智慧和研究成果。

  码链重构与人为本的新型人际网络关系

  在2012年的国庆节,亚洲最大的美术博物馆一一中华艺术宫(世博会中国馆改建而来)开门迎客。当游客置身于这座艺术殿堂,感受贺天健、林风眠、滑田友、关良、谢稚柳等艺术大师作品带来的震撼之际,忽然发现,了解这些大师作品的最佳途径不是听解说员解说,而是扫一扫展签上的二维码图案。

  这是一个十分新潮的参观体验,只要游客有一部智能手机,扫一扫二维码就可以即时链接获取这些作品的详细介绍,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只要游客有意了解这些作品的诞生故事、拍卖信息以及参与互动等等,都能“立拍立享”。

  提供这项特别技术服务的是全球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在以二维码技术为代表的物联网应用兴起之际,徐蔚的凌空集团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海世博信息馆的“凌空感动芯”艺术与应用,从全国200多家二维码公司中脱颖而岀,成功将这项专利发明技术应用于国内顶级艺术展。

  徐蔚介绍说:“这项专利技术源自其公司有长期积累的企业‘云计算’与‘传感芯片’技术,充分发挥智能手机具备PC所不具备的特性:传感接入、身份识别与随时随地;具体是指应用‘感动芯引擎’转化算法并驱动智能手机APP,使得智能手机能够直接完成并生成企业级别的Busin.sFunction(商务功能)进行RemoteFunctionCall(远程函数调用)的‘云计算’服务:使得感动芯二维码在某种程度替代传感芯片如NFC、ZIGBEE等,而不是简单识别本身的问题。”

  这一技术实现了物联世界与互联网融为一体的World2Web模式中的020(0ffine20nline,即从真实世界到虚拟世界)。

  以二维码扫一扫为标志的移动支付,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已经遍布在中国的大街小巷并惠及十亿民众。二维码可以把图片、声音、文字、签字、指纹等可以数字化的信息进行编码,小小的图形中包含了太多的内容。徐蔚说,所谓的信息社会,是建立在现实空间与网络空间之间全新的连接模式,我们可以在现实空间的社会体系中抽象表达网络空间,并通过信息系统的开发建设,在网络空间建立起支撑一体化的信息执行环境。

  徐蔚在著述中介绍说,码链是以数字人为本的物联网系统模型。秉承着东方哲学思想与西方科技相融合的一个新的体系。而这个体系我们可以把它简单理解为:通过码链我们可以使人们用数字化的方式进行接入,来进行从三维世界到四维世界的投影。形成数字人网络。

  码链强调人与人、人与物的连接。按照中国道家的传统思想:每一个个体都是一个小宇宙,而外部世界就是大宇宙,码链就是将一个个的小宇宙与大宇宙相互连接。通过人与万物的连接,来完成从线下到线上人类行为的每一次交互的纪录。形成新的人际、物际关系。

  码链思想是基于数字人的概念发展而来,每一个二维码都是人类每一次交互以及人与世界的每次互动所生成的。每一次扫码接入,就代表着这次链接将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数字人相连接起来,通过相互交换数据使得相应数字获得它所需要的服务。而所有数字人获得的服务,以及每个服务相连”的数字人,从两个维度构建岀一个以人为本的全新的世界。徐蔚称其为“智慧码链”。

  徐蔚介绍,“智慧码链”不仅可以记录所有过去发生过的链接,同时也可以记录下那些根据人的意愿即将发生或可能发生的链接,从而杜绝了违背人们意愿链接的发生,并且还能够挖掘岀人们需要的潜在服务。所以从哲学层面来说,码链思想是基于东方文明:以人为本,道法自然的理念。人是社会的核心,所有的链接传播都必须以人为本,而并非算法。所以人可以通过二维码扫一扫,眼睛看一看(徐蔚发明的穿戴设备“御空眼镜”),随时随地地接入真实世界、真实场景链。

  码链思想的数字人理论把人与自然,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予以了清楚的描述。不仅阐述了生产环节的剩余价值还包含了流通环节的剩余价值,不仅是物质世界的物的交换,还包含社会信用指数的现实意义。

  徐蔚阐述说,二维码扫一扫,也就是人类在真实世界面对面,扫一扫二维码即可以接入,这一点是互联网做不了的,因为对于真实世界来说,有个5W元素(时间、地点、人物、做什么、为什么),而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却只有一个IP,不存在5W,因此就会产生各种各样乱象。5W是人类世界真实存在的原因,5W就是建立一个一一映射的对应的关系,无论你是在真实世界做了一个交互,或者说是行为动作,也或者是在互联网的世界做了一个交互,它都会一一映射,成为一个四维空间的码链世界。而所有这些行为,都可以记录在行为发生地所对应的物理空间,也是“网络物格”,简称“物格”。

  一码一世界不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人眼睛看得见摸得着的,一码一世界存在于人的内心。

  码链是以二维码扫一扫接入形成的链条,每个二维码都代表着每个个体在5W时空的行为,二维码只是一个接入方式,而码链则是记录每个个体DNA的行为,这个行为所形成的行为交互记录相叠加而形成的链条,徐蔚称其为“码链”。码链是利用二维码链式信息结构来验证与储存信息数据、利用分布式的网络来生成和更新信息数据、利用二维码的唯一性来保证信息数据的传输和访问的安全、利用智能合约来操作数据转化的一种全新分布式基础架构。

  徐蔚认为,移动互联网之所以能和互联网相提并论,是因为它为人们提供了沟通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桥梁。更进一步,“移动”的不再是“互联网”,而是“物联网”。

  徐蔚介绍说,码链可以被看作一个时钟。码链给了人们一个选择,或者一个答案。这个选择就是二维码上记录的时间。码链给了社会另外一种时钟的选择。码链时间具有不可逆性,二维码上记录的时间是不可逆的。同时,码链也是不可改的。码链时间是由事件堆叠而成的整个码链体系,实际上给人类、给社会提供了一个可以使用的时间。在过去,人们拥有的时间是国家授时中心颁布的时间。它是物理的时间,由于这个时间是中心化发布的,这个时间很精确,但是人们在社会中交互的时候对这个时间的使用却很难做到精确。在这个时间里,时间和事件也无法紧密地结合。而码链的时间却是由事件堆叠而成的时间。这个时间里每个事件都对应一个时间点,每个时间点都存在一个二维码当中,而二维码是按照事件先后顺序紧密相连的。每一个事件都是另一个事件的时间证据,也就是码链关系中的溯源。

  从空间的角度看码链。每一个用户在这个体系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二维码。这个二维码包括一个钱包的账户。与此同时,用户还会有一个余额数字。这个二维码可以先简单地理解为一个空间坐标。而在这个二维码上会存在一个值。这个值可以是标量,例如账户的余额。这个值也有可能是个向量。如果一个二维码账户是被智能合约所控制的,那么这个值就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向量,向量的特性是有方向的,有条件的。有了坐标,有了标量,还有了向量,我们在这个空间能干多少事情就无须烦言了。

  码链的空间可以被个人控制,空间从来就不是一个个人能够控制的东西。但是现在码链给人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就是个人控制的点与点之间所能形成的码链空间关系。而这个关系就是一个人可以拥有“我的物格”,可以通过码链的全球PIT唯一标识来取代密码识别验证,成为每个人,可以真正控制的东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安徽皖南网

GMT+8, 2020-11-27 13:10 , Processed in 0.03766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UED:muquan.net

返回顶部